首页 > 中医药学 > 道地药材-浙玄参

道地药材-浙玄参

2023-11-23    来源:药物治疗网    作者:石达理    阅读量:8918
浙玄参主产于浙江省金华市磐安县等周边地区。

       1.药材简介[1]
      【中文名称】浙玄参
      【英文名称】Scrophulariae Radix
      【拉丁名称】Scrophularia ningpoensis Hemsl.
      【性味与归经】甘、苦、咸,微寒。归肺、胃、肾经。
      【功能与主治】
       清热凉血,滋阴降火,解毒散结。用于热入营血,温毒发斑,热病伤阴,舌绛烦渴,津伤便秘,骨蒸劳嗽,目赤,咽痛,白喉,瘰疬,痈肿疮毒。
      【炮制方法】
       除去残留根茎和杂质,洗净,润透,切薄片,干燥;或微泡,蒸透,稍晾,切薄片,干燥。
      【用法与用量】9~15g。
       2.基源[1,2]
       本品为玄参科植物玄参Scrophularia ningpoensis Hemsl.的干燥根。
       3.道地产区[2]
       主产于浙江省金华市磐安县等周边地区。
       4.性状[1]
       4.1药材性状
       本品呈类圆柱形,中间略粗或上粗下细,有的微弯曲,长6~20cm,直径1~3cm。表面灰黄色或灰褐色,有不规则的纵沟、横长皮孔样突起和稀疏的横裂纹和须根痕。质坚实,不易折断,断面黑色,微有光泽。气特异似焦糖,味甘、微苦。(如图1)
image.png图1:玄参药材(图片来源:网络)
       4.2饮片性状
       本品呈类圆形或椭圆形的薄片。外表皮灰黄色或灰褐色。切面黑色,微有光泽,有的具裂隙。气特异似焦糖,味甘、微苦。(如图2)
image.png图2:浙玄参饮片(图片来源:网络)
       5.产地及品种本草沿革
       玄参又名元参、玄台等,始载于《神农本草经》[3],被列为中品,用药历史悠久,魏晋时期的《吴普本草》[4],直至南北朝时期的《本草经集注》[5]都对玄参药材的基源植物形态进行了描述,产地多记载为山东菏泽一带,分布广泛,此说法沿用至唐代时期,至宋代,根据如《本草图经》[6]等本草典籍中对于玄参基源植物的性状描述补充,以及附图比对,基本可确定本草中的玄参即是现玄参科植物玄参。明代《本草品汇精要》[7]中记载玄参以根黑润者为佳,道地产区分布在江西、湖南等地,李时珍的《本草纲目》[8]和卢之颐的《本草乘雅半偈》[9]中记载到玄参基源植物的花有茄紫色和白色两种,茄紫色为玄参科植物玄参,而白色花可能是玄参科植物北玄参。直至民国时期,玄参的道地产区才逐渐由江西等地转移至浙江省,经现代研究可知,浙江省所产的浙玄参有效成分含量确实高于其他地区,结合高产和品质稳定等因素,被评定为道地药材,“浙八味”之一。(详见表1)
1700636310713036945.png
       6.生产情况
       玄参为我国常用大宗中药材,常用于各种经方,方中多选用产于浙江金华磐安一带的玄参[11]。现代玄参药材产地分布较广,浙江、四川两省产量最大,浙江所产的“浙玄参”为“浙八味”之一,质量最佳。玄参的生产地域限制小,产区向易于栽培管理的平原和人工、土地成本低的区域转移,近年来浙江省玄参的种植严重缩减,但推广培育的主流品种“浙玄1号”药材品质高、产量大,仍具备道地药材优势[12]。浙江金华市磐安县一直是浙玄参的原产地和主要产区,种植历史悠久,当地药农积累了丰富的栽培加工经验,如“发汗”工艺就并非是玄参传统炮制方法,是由药材产地初加工的实践中逐步积累经验发展而来,用于玄参药材加工[13]。利用现代研究方法对玄参中多元功效成分的动态积累进行分析与评价,可确定药材的最佳采收期,此期间药材中有效成分含量最高,品质更好[14],再结合中药GAP行业栽培标准,对玄参的种植管理及各个生产环节进行把控,采用自然晾晒和微波真空干燥的方法,工艺简单、耗时短,能较好保留药材有效成分;“发汗”是一种常见的中药材产地初加工技术,研究发现玄参“发汗”过程中,水分含量减少的同时,随着“发汗”天数的增加,药材中类叶升麻苷等有效成分含量上升比较明显,多糖类等成分含量下降,可知此方法工艺稳定且便于操作,也确对玄参质量确有影响[15-18]。为进一步提高玄参饮片质量,优化生产环节,规范生产工艺,有研究者提出玄参药材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一体化后的玄参饮片化学成分含量远高于药典要求,加工周期缩短三分之一,也能减少储存环节,避免药材损耗,可见玄参一体化生产确实具有可行性[19],同时也为玄参饮片生产模式的改进提供借鉴参考。
       7. 临床应用
       7.1 玄参药材临床适应症(本节内容来自《中药材》教材(新世纪第四版))
       玄参药材广泛应用于中成药中,临床主治:①热入营血,温毒发斑;本品咸寒入血分,既能清热凉血,又能泻火解毒;②热病伤阴,舌绛烦渴,津伤便秘,骨蒸劳嗽;本品甘寒质润,能清热生津,滋阴润燥;③目赤肿痛,咽喉肿痛,白喉,瘰疬,痈肿疮毒;本品既能泻火解毒,又可滋阴降火。
       7.2 玄参药材研究进展
       玄参主要成分根据化学结构分类,主要有环烯醚萜苷(环戊烷型环烯醚萜苷、环戊烯型环烯醚萜苷、环氧环戊型环烯醚萜苷和变异环烯醚萜苷)和苯丙素、黄酮、多糖、三萜、倍半萜、苯甲醇苷及苯乙醇苷等,其中环烯醚萜类和苯丙素是其主要活性成分,具有保护心血管系统、抗肿瘤、抗氧化、抗炎、降血糖和保肝等作用[20,21]。研究者以环烯醚萜苷类化合物的生物合成过程为基础,推测脱羧环烯醚萜苷途径为玄参中环烯醚萜苷类主要生物合成途径,相关研究表明,其中的哈巴苷、哈巴俄苷和桃叶珊瑚苷等成分在抗脑缺血、降血糖、保护心肌细胞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仍有大部分环烯醚萜类成分的药理作用尚不明确[22]
       另有研究利用多种分离技术对玄参的乙酸乙酯部位进行了化学成分研究,从中共分离鉴定了 23个化合物,活性测定结果表明其中的化合物10和15对人肝癌(HepG2)细胞株具有一定的细胞毒活性,这一结果丰富了玄参的化学成分,也初步揭示了玄参抗肿瘤的药效物质基础[23]
       玄参作为大宗常用药材,种植范围广、市场需求量大,同时也伴随着中药材品质评定问题,研究者参照2020年版中国药典,采用等权比值综合评分法对玄参药材进行品质优劣排序,结合色谱指纹图谱筛选共有成分并进行主成分定量分析,观察药材自然聚集趋势与品质优劣间关系,提出了“以成分辨品质”的研究思路[24],该方法对于玄参药材进行品质优劣判别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可为玄参药材的产地判别及质量评价提供参考[25,26]。玄参药材用药历史悠久,从古代经方到现代中成药,结合疾病证型、症状,药材用量与配伍应需注意,综合历代经典方剂、名老中医、“方药量效研究委员会”专家及现代医家临床应用玄参的经验,总结出汤剂中玄参用量范围为0.828-111.9g,临床常用9-37.5g[27],配伍不同的药材治疗不同疾病的时候,用量不尽相同,遵循规则合理用药能最大限度发挥药力,保障临床疗效。
       8.含有玄参药材的中成药精选(本节内容来自药品说明书)
      【玄麦甘桔颗粒】
       主要功效:清热滋阴,祛痰利咽。
       适应症:用于阴虚火旺,虚火上浮,口鼻干燥,咽喉肿痛。
      【天王补心丸】
       主要功效:滋阴养血,补心安神之功效。
       适应症:用于心阴不足,心悸健忘,失眠多梦,大便干燥。
      【复方青果颗粒】
       主要功效:清热利咽。
       适应症:用于口干舌燥,声哑失音,咽喉肿痛。
      【养阴清肺口服液】
       主要功效:养阴润肺,清热利咽。
       适应症:用于咽喉干燥疼痛,干咳、少痰或无痰。
      【清热养阴丸】
       主要功效:养阴清热,消肿止痛。
       适应症:用于肺胃积热,火热上攻引起的口舌生疮,牙龈出血,烦躁口渴,咽喉疼痛,肺热咳嗽,失音声哑,头晕耳鸣,大便秘结。
      【琥珀安神丸】
       主要功效:育阴养血、补心安神。
       适应症:用于心血不足、怔忡健志,心悸失眠,虚烦不安。
      【养胃舒颗粒】
       主要功效:滋阴养胃。
       适应症:用于慢性胃炎,胃脘灼热,隐隐作痛。
      【抑亢丸】
       主要功效:育阴潜阳,豁痰散结,降逆和中。
       适应症:用于瘿病(甲状腺机能亢进)引起的突眼,多汗心烦,心悸怔忡,口渴,多食,肌体消瘦,四肢震颤等。
      【炎热清颗粒】
       主要功效:解表清里,清热解毒。
       适应症:用于呼吸道炎、支气管炎、肺炎、急性扁桃体炎。也可用于泌尿系感染、胆道感染。
      【连翘败毒丸】
       主要功效:清热解毒,消肿止痛。
       适应症:用于疮疖溃烂,灼热发烧,流脓流水,丹毒疱疹,疥癣痛痒。
      【芩翘口服液】
       主要功效:疏风清热,解毒利咽,消肿止痛。
       适应症:用于急喉痹(急性咽炎)、风热乳蛾(急性充血性扁桃体炎)属内有郁热、外感风邪证者,证见:咽痛或吞咽痛,咽干灼热,口渴多饮、咳嗽、痰黄,便干,尿黄,舌质红,苔薄白或黄,脉浮数有力。
      【铁笛片】
       主要功效:润肺利咽,生津止渴。
       适应症:用于肺热津伤的咽干口燥,声音嘶哑,咽喉肿痛。
      【人参再造丸】
       主要功效:祛风化痰,活血通络。
       适应症:用于中风,步履艰难,口眼歪斜,手足痉挛,左瘫右痪,筋骨疼痛,半身不遂,言语不清。

       参考文献
       [1]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20:121-122.
       [2]黄璐琦,郭兰萍,詹志来.道地药材标准汇编[G].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84-86.
       [3]神农本草经[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8:122.
       [4]吴普.吴氏本草经[M].尚志钧辑.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3:105.
       [5]陶弘景著,尚志钧,尚元胜辑校.本草经集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279.
       [6]苏颂.本草图经.[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302.
       [7]刘文泰著,陆拯等校注.本草品汇精要[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3:211-212.
       [8]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675-677.
       [9]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201.
       [10]陈存仁.中国药学大辞典[M].民国世界书局版,322-327.
       [11]王艺涵,马力峥,赵佳琛,金艳,詹志来.经典名方中玄参的本草考证[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22,10:286-295.
       [12]梅全喜,宋叶,金艳,王秀娟,金世元.国医大师金世元教授谈“浙八味”[J].时珍国医国药,2019,03:704-707.
       [13]张米娜,陈凯先,李医明,王盼,张刘强.道地药材浙玄参的现状调研及展望[J].中华中医药杂志,2022,08:4845-4848.
       [14]王胜男,华愉教,邹立思,罗益远,刘训红,徐力,刘娟秀,严颖.浙玄参中多元功效成分动态积累的分析与评价[J].药物分析杂志,2016,11:1952-1962.
       [15]魏斌,蒋笑丽,章建红,洪春桃,沈登锋.玄参药理作用及栽培加工技术研究进展[J].安徽农业科学,2017,28:127-128.
       [16]安海,侯晓杰,陈长红.玄参产地加工方法研究进展[J].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2023,05:62-64.
       [17]王胜男.玄参药材的品质评价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7.
       [18]朱晓富,邓才富,潭秋生,杨丹,卢圣鄂,任风鸣.“发汗”对玄参化学成分及镇痛抗炎活性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21,04:880-883.
       [19]邹婷,王晶,武旭,杨凯,党明,赵重博.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工艺对玄参质量的影响[J].西北药学杂志,2023,06:15-22.
       [20]陈丽新,梁伟.玄参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 特产研究,2023,01:147-151.
       [21]刘依茹,刘考铧,秦路平,吴建军.中药玄参的化学成分、药理活性、炮制及临床应用的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23,16:4302-4319.
       [22]戴瑶瑶,闫滨滨,颜雨豪,王升,郭兰萍.玄参中环烯醚萜类化合物的研究进展[J].中草药,2023,09:2993-3003.
       [23]周梦楠,刘鹏,靖淑瑾,孙萌,李想,张薇,刘斌.玄参的化学成分及其体外抗肿瘤活性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22,01:111-121.
       [24]张勇纯,刘彦玲,王铭爽,李正坤,田悦,孔娇,刘传鑫,王强,黄建梅.基于内在成分含量差异辨别玄参药材品质优劣可行性研究[J].中草药,2022,02:544-556.
       [25]于靖.玄参质量标准体系的建立与优化[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9.
       [26]孙庆妹,王琼晓,尤金玲,王洪珂,郭坤元,朱波,秦路平.基于HPLC指纹图谱和多成分定量的玄参质量评价研究[J].中草药,2023,20:6827-6835.
       [27]陈科宇,邸莎,韦宇.玄参的临床应用及其用量探究[J].吉林中医药,2021,06:797-800.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