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前沿 {{articleInfo.dynamicName}}  > 直播回顾 |《人工智能、ChatGPT与医院药学》讲座圆满召开

直播回顾 |《人工智能、ChatGPT与医院药学》讲座圆满召开

{{releTime.slice(0,10)}}     来源:药物治疗网     编辑:艾玉娇     阅读量:8876
《药物治疗网络沙龙(第二期):人工智能、ChatGPT与医院药学》讲座于2023年2月25日圆满召开。

      由中国药理学会主办,药物治疗网、《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杂志协办的《药物治疗网络沙龙(第二期):人工智能、ChatGPT与医院药学》讲座于2023年2月25日圆满召开。
                      幻灯片1.png
      本次讲座邀请了来自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吴及教授,围绕近期的热门话题ChatGPT展开,从人工智能的发展历史到ChatGPT对未来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梳理与讲解。
      会议由中日友好医院的张相林教授担任主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赵荣生教授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的王家伟教授担任讨论嘉宾,以及参与讨论的四位嘉宾进行发言,分别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果伟药师、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蒙龙药师、厦门大学附属东南医院的张亚坤药师和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陈长仁药师
      ChatGPT近期以其高度切合问者心意的回答在全世界刮起一股人工智能的风潮。基于大数据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今后会对医院药学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各界人士观点不一。张相林教授在致辞中指出,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在医院药学服务过程中的应用话题讨论已久,
ChatGPT很可能是关于这类问题认识的转折点,也是今后药师工作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本次讲座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在药物治疗网 (www.ctdm.org.cn) 上进行直播,总观看人数约4250人。
   幻灯片3.png   张相林致辞.png
      ▲ 中日友好医院的张相林教授进行致辞

      授课部分,吴及教授以《人工智能发展与ChatGPT》为主题,从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概念讲起,全面梳理了人工智能的三次浪潮、技术流派和再度兴起的原因;科普了神经网络的几个基本概念并列出人工智能面临的挑战和困难。随后,吴教授详细讲解了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与ChatGPT发布后自己对其的测试与理解。
   幻灯片5.png   吴及讲课.png
      ▲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吴及教授进行授课

      在讨论环节,赵荣生教授首先以“‘物移云大智区’——新兴技术的爆发”开篇,介绍了人工智能在医院药学领域中有关ADR相关预测分析、TDM/PK相关预测、文本/数据提取挖掘和分析、药物治疗的辅助决策等方面的应用。此外,赵教授还对部分人工智能在药学领域的相关实践做了成果汇报。例如,赵主任牵头负责的EBM EasyReviewer系统,在基于PICO的循证AI文献筛选方面意义重大;基于临床异构信息数据挖掘的智能化甲氨蝶呤个体化合理用药关键技术研究;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驱动的下一代临床药学信息系统;新型抗肿瘤药物安全用药风险预警平台的建立;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辅助生殖促排卵个体化用药决策支持系统的构建等。除此之外还有翟所迪教授和闫盈盈博士负责的基于AI药学知识图谱的智能审方系统;杨丽教授的基于AI药学知识图谱的处方前置审核系统的构建与应用等内容。将目前药学与前沿技术的发展深度融合,也为更多临床药师提供了专业发展思路。
   幻灯片7.png   赵荣生.png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赵荣生教授进行讨论发言

      对于“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和前段时间的“港大禁止学生使用人工智能完成作业”相关热点话题,王家伟教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学生的逻辑思考、语言表达、批判思维等能力需要训练提升……”依靠人工智能,极有可能会影响学生能力的提高,但人工智能在辅助人类工作、学习、生活的发展趋势毫无疑问是无法阻挡的。针对“药师工作是否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问题,王教授提到,30年前药学部门作为医院的保障供应部分,工作职能主要是“发对药,向患者交代清楚用法”。如今,随着科技的进步,自动化设备的引入,药师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也更多的走向临床,更好的服务患者。药师在做与时代发展相符合的工作。最后,针对未来科普难度的加大,王教授认为目前科普工作可以要求人工智能辅助生成部分内容,但当前人工智能尚不具有伦理、人文等方面能力。
   幻灯片8.png   王家伟发言.png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的王家伟教授进行讨论发言

      会议的最后,4位发言嘉宾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果伟药师首先肯定了
ChatGPT整理了1500亿参数量的伟大工程,但药师相比于人工智能,其优势在于更专业,产出的数据质量要求更高,临床科研还是需要队列研究来获得高质量数据。除此之外,还提到ChatGPT的中文和英文资源有差异,用户在使用的时候需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幻灯片9.png   果伟.png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果伟药师进行发言

      来自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蒙龙药师列举了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表明人工智能目前仅能做一些简单、重复、基础的工作,如患者教育、用药咨询,或可进行资料的收集、追踪,病理等文书书写工作,取代药师目前尚不现实。
  幻灯片10.png   蒙.png
      ▲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蒙龙药师进行发言

      来自厦门大学附属东南医院的张亚坤药师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药店已有机器人辅助发药,各种自动化系统极大提升了入药、出药速度,因此调剂型药师的转型势在必行,但也认为人工智能完全取代药师是不可行的。
   幻灯片11.png   张.png
      ▲ 厦门大学附属东南医院的张亚坤药师进行发言

      最后发言的嘉宾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陈长仁药师,针对ChatGPT的数据更新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解决建议,即可通过插件将语料“喂”给人工智能,进而获得相对更全面的信息。除此之外,陈药师还介绍了一个新的人工智能软件——New Bing,将ChatGPTNew Bing做了对比,提出后者更具有人格特点,更像一个具体的“人”。针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陈主任认为因其无法做深谋远虑的决策,因此在处理问题方面,还需要人类参与补充优化。同时也对伦理、法律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担忧。毕竟,“没有人的文明,毫无意义”。  
   幻灯片12.png   陈.png
      ▲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陈长仁药师进行发言

      感谢吴及教授的高质量内容分享以及各位专家的精彩发言!
      药物治疗网(www.ctdm.org.cn)将始终关注行业热点,聚焦学科前沿,为全国药师提供更优质的内容更新,助力中国卫生健康领域的长足发展。

网友评论